情感故事

女朋友下面不松,隔奶的时候奶涨怎么办

作者:admin 2020-01-11 09:59:51 我要评论

   ── 糟糕,师祖爷爷开始翻旧帐,狗蛋暗呼不妙。

  “ 师祖。”狗蛋甜甜喊了一声,

  “ 我妈在小姑姑的成长里程中,的确是一个拦路虎和绊脚石的存在,但这样不就起到了锻炼她的目的吗?所以我妈没有功劳,也是有苦劳的。”

  杨帆远的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,“ 我明知道你在胡说八道,却

不得不赞成你说的话,霓儿如果没有经过这些磨砺,在历劫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容易过关。”

  以前失败的那一次渡劫,虽说是因为刘湘君从中作梗,但也跟她的心境不无关系。

  她一直都在自己的羽翼庇护下,根本没有见识过什么叫世态炎凉,什么叫低谷逆境,这样的修士,一朝遇到变故,便只能被天道抛弃摧毁。

  其实,这个道理玄彧没少跟他说,他作为一个元婴修士,又岂会不明白?

  只不过,他总觉得不急,自己有的是时间慢慢教导、引领她,却没想到,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她就出了事……

  扬帆远凝视着跟那个难缠的老杨太太说话,还露出如花笑靥的女儿,心底蓦然柔软温暖了起来。

  如今的她,已经融入这茫茫尘世万丈软红,经历了无数人情冷暖,即便是再碰到什么风雨,相信她也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。

  玄彧悄悄地用肘部顶了一下自家男人,“ 相公,你能不能别笑得那么瘆人,我看到老太太都有点受到惊吓了。”

  这个老太太对自己霓儿再不好,也一把年纪了,万一把她吓出一个好歹……

  这时候的老太太拉着云妮在说谭陆遇的事情,

  “小妮呀,我看那个男娃肯定是我们家的,你就不能帮我想想法子,把他弄回我们家?”

  云妮还没有说什么,狗蛋却气乐了,

  “ 太奶奶,那是一个大活人,你让我们怎么弄?半夜偷偷去拿麻袋去装回来吗?这个我倒是在行,不过万一人家公安局把我抓了,你可别哭哭啼啼的!”

  “ 哪能呢?”老太太浑浊的眼睛一瞪,一巴掌就朝狗蛋的屁股拍去,

  “ 我们把自己家的娃带回来,谁敢说什么?而且,小伍是公安局长,谁敢抓你?”

  伍再奇给小曼递了一块手帕,让她擦嘴,才慢悠悠说话,“ 奶奶,我不做公安局长好几个月了。”

  这句让老太太惊住了,“ 啥?你犯什么错误?人家为什么不让你当局长了?会不会被下放?”

  也不怪乎老太太第一个反应就是下放,君不见,当年那么多人犯错下放,简直把各个大队的牛棚都住满了。

  “ 太姥姥。”大宝耐心地告诉她,“ 我爸爸是自动辞去职务,不是犯了错误被别人开除。”

  老太太这就不能理解了,哪个人一辈子不向往着当上国家干部?还没听说有人会自己不干的呢。

  “ 他另外还有工作。”云妮只好解释,“ 那个工作忙不过来,只好辞去这个。”

  云妮的这个那个,到底把老太太的头搅晕了,她悻悻地说道,“ 哪里还有什么工作比国家干部还重要,你们就编吧……”

  她这里刚说完,门口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。

  “ 是卢东桥。”伍再奇眉头皱了起来,“ 他来干什么?”

  “ 卢东桥?”杨秋生一阵气恼,他撸起袖子就往外走,“ 他要是敢来找云霞麻烦,看我揍不死他!”

  李爱凤赶紧拦住了他,“ 年纪一大把,性子还这么暴躁,先看看他要干什么再说!”

  门口打开,除了卢东桥,竟然还有杨云霞。

  “ 小霞,你怎么跟他一起回来?”李爱凤大惊失色,“ 是不是他又去纠缠你?”

  杨云霞的耳根刷地红了,“ 妈,不是……”

  她定了定神,才又低声说,“ 你让我们进去慢慢说。”

  村里的人看到她又跟着卢东桥回来,都尾随过来看热闹,不进家,这种事情还真不敢大剌剌地说。

  原来卢东桥在宁城被伯爵吸了血晕倒,醒来后默默走了,所有人都不记得这件事情,直到昨天云霞在路上看到了他。

  云霞想起伯爵说过,被咬之后的人也会变成吸血魔,只好把他带回来,打算让云妮给他吃一颗药。

  卢东桥一路沉默地跟着回来,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话,直到快进村口,他才塞了一包金首饰给她,语气十分涩然地说,

  “ 这是我以前答应给你买的东西。”

  云霞像是被火烧灼了似的,甩手就把这包东西扔回他手上,一张脸涨得通红,

  “ 你……你当我还是那个爱慕虚荣,为了一些身外之物就跟你走的杨云霞吗?你这又是从哪里偷来的?”

  “ 不……”卢东桥痛楚地望着她,“ 云霞,这是我干了几年活存下钱买的,这些年,我一直在小伍的公司里干活,什么坏事都没有干,我欠你太多,想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。”

  “ 我是再也不会相信你的……”云霞急急地向家里赶。

  只要让他吃下小伍的药,他们之间就两清了,她不停地在心里默念这两句话。

  进了院子,正在收拾桌子的狗蛋带着一块围裙走了过来,“ 糟糕,我们都把你忘了,万一你发病再咬上几个人,我们不是白忙活了?”

  伍再奇扔了一颗药给卢东桥,“ 赶紧把它吃了。”

  看着他把一颗硕大的丹药吃下去,傅天川才跟他打招呼,“ 卢生,吃饭了没有?”

  这几年,卢东桥沉心研究土木工程和建筑施工,在玄明置业集团中脱颖而出,已经是工地上的一个项目经理,有时候也要因为公司的事情去找傅天川,傅天川对他倒是有点熟悉。

  “ 傅少,谢谢,我在路上吃了一点。”卢东桥感激地对他一笑。

  杨云霞板起了脸,“ 吃了药就赶紧走,难道还想吃我家的饭?”

  “ 好,我这就走了。”卢东桥恭敬地对院子里的众人告辞,“ 大家慢慢吃,伍董事,我先走了。”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
相关文章
  • 女朋友下面不松,隔奶的时候奶涨怎么办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跨坐在他腰上运动吞没,为什么有种想...

  • 喝多了跟领导没带套,同桌在家猛烈要...

  • 被弄肿了腿合不拢,寂寞少妇的欲望...

  • 宝贝下面别穿东西,yy6080j